联系人:173 7074 7966 魏老师
刘步权:山林间的生命斗士
来源:瑞金发布公众号 2021.04.26

  红色教育机构哪家好

  

  刘步权,1910—1935年,泽覃乡步权村纺车坑人,1929年参加革命,1930年4月参加杨世沂、杨斗文领导的武阳农民暴动。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2年任命为新迳区区委书记兼军事部长。1934年红军长征后,各区乡游击队汇合成瑞金县游击队,刘步权曾任参谋长。1935年3月,瑞金县游击队从九堡铜钵山突围后,刘步权和战友汇集于白竹寨,转战于武夷山区,跟游击队队长刘国兴奔波在长汀四都、瑞金谢坊之间,受到国民党多次严密“清剿”。由于他有多年山上打游击的斗争经验,当地人叫他“山狗”。4月26日,被国民党兵和高岭保安团人员抓住,不久后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英勇就义,时年25岁。

  

  步权村,一个离城区25公里的偏远小山村,与福建长汀县交界。按理说,这样一个偏远小山村,很少有人知道,更别说亲自到过。然而事实完全相反,这里因为两个人声名远播,一个是毛泽覃,这里是他的牺牲地,村民为了纪念他,特地在村里立了一块纪念碑,每年清明节都有很多人跋山涉水前去祭奠,为这里增添了些许人气;另一个是刘步权,土生土长的步权人,因为他对革命作出的贡献,政府将这里改名为步权村,以示对他最高规格的纪念。

  

  春花烂漫,伴着春天芬芳的气息,怀着虔诚和崇敬,记者来到步权村探访。春天的步权村,给人无限美好,郁郁葱葱的山林,竞相开放的花朵,叽叽喳喳的小鸟,娟娟的流水,勤劳致富的村民,所有这一切都显示这是一个让人舒心平静的小山村。然而80年前的这里,却是另外一番场景,村民常常能听到“砰砰砰”的枪击声和撕心裂肺的喊杀声,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生怕哪一天命就被“革”掉了。刘步权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参加革命,继而成为游击队领导,最后牺牲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的。不过,在临死的最后一刻,刘步权都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害怕和怯懦,而是始终保持共产党人特有的气质,视死如归,在敌人面前绝不低头,哪怕是要“革”命。

  

  1910年,刘步权出生在泽覃乡步权村纺车坑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由于家里穷,没读几年书就辍学在家耕田。其实,从小开始,刘步权就非常憎恨地主土豪的压迫,希望有一天能翻身做主人。机会终于来了,在全县轰轰烈烈的武装暴动中,19岁的刘步权也加入到革命的队伍中。1930年4月,他参加了杨世沂、杨斗文组织的武装暴动。4月28日晚,跟暴动队员一起到新中陈牵泽家打土豪,成功后,在新中区农民协会任队长。4月30日,跟随武阳暴动队,与安治、黄沙、九堡暴动队员一起四面合围,攻克了瑞金县城。

  

  1931年冬,刘步权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此后他常以新中区的代表,参加中央苏区召开的各种会议和军事训练。1932年受组织任命为中共新迳区区委书记兼军事部长,继接陈洪昌之位。在邓小平任中共会昌县委书记期间,刘步权发挥军事才能,常常受邓小平的表扬。1933年8月,新迳区划属会昌县管辖时,刘步权经常活动在瑞金县与会昌县的交界处。1934年10月,红军北上抗日后,在瑞金县城游击司令部领导下,由各区、乡游击队合编成瑞金游击队。此间,刘步权任瑞金县游击队参谋长。1935年3月瑞金游击队从九堡铜钵山突围后,汇集于河东白竹寨(今武镇境内),组成9路小分队分散活动,转战于武夷山区。刘步权跟游击队队长刘国兴,队员陈学彬、黄长娇、邹道隆等人,常以白竹寨为根据地,活动在长汀的四都和瑞金的武阳、谢坊一带。由于刘步权有多年在山上打游击的斗争经验,当地人称他“山狗”(形容他在山上很灵活)。

  

  关于刘步权牺牲的过程,党史只是一笔带过。通过寻访当地村民,记者对刘步权的详细牺牲过程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了解。1935年4月下旬的一天,刘步权与长汀四都突围出来的毛泽覃部队汇合,经长汀境内的楼子坝、姜畎坑、白竹坑,到达步权村境内的江下村,并在村里休息了一天一夜。江下村与刘步权的家乡纺车坑邻近,也许思家心切,休整期间,刘步权向毛泽覃请假回家,看望亲人。不等步权归队,毛泽覃带领队伍半夜动身,经九礤去步权村境内的黄狗窝。

  

  正是春耕时节,准假回家但没有休息,刘步权马上被妻子陈三秀叫去荷树湾石桥子犁田。也许是对妻子单独操持家庭心存内疚,长年累月在山地奔走的游击队员刘步权,一有空就想一心一意把家中的水田犁好,完全忽略了自身面临的危险。4月26日,是毛泽覃在黄狗窝遇袭牺牲的日子,当然这消息刘步权生前无法知道,因为黄狗窝离纺车坑虽然同在一个村里,但山重水复相隔甚远。这天下午,刘步权正在犁田,突然田野四边出现国民党兵和保安团,荷枪实弹包围了刘步权。

  

  刘步权显然看出了这是邻乡高岭村的敌人,因为拔英境内的白竹寨,是游击队的一个据点,他和队长刘国兴常与山下高岭、白竹两个村的敌人斗争。当过瑞金县游击队参谋长的刘步权,有丰富的游击斗争经验,是游击队中有名的善跑者,被村民和游击队员称作“山狗”。如果不是农事缠身,只要稍有机会溜入屋后青山,他就会成为入海之鱼,消失在莽莽青山。但敌人显然看准了刘步权犁田的环境,没有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刘步权被捕了,先送往高岭村,几天后送往拔英境内的大富竹床壁下村。为了得到游击队的下落,敌人对他施行了酷刑,用犁田的用具,来折磨这位农家汉子:套索牛与犁的铁链烧得通红,紧箍在他身上,代替他拭汗的腰巾;犁头烧红,套在他脚上当铁鞋,取代帮助刘步权奔跑的草鞋……5月上旬,刘步权在酷刑前不屈不挠,壮烈牺牲。直到解放后的1952年,哥哥刘振能来到大富竹床壁下烈士牺牲地取了包骨头,带回烈士家乡纺车坑,安葬在牛形岗。

  

  为纪念烈士的名字,1953年经瑞金县人民委员会决定,将烈士的家乡原大塘乡更名为步权乡,1958年命名为步权大队,1984年更名为步权村。

  

  也许是烈士英灵护佑,步权村村民依托村内丰富的山地资源,山上搞种植,山下搞养殖,日子是过得一年比一年红火。同时他们也希望,相关部门能够拨出资金对烈士陵墓进行修缮,也修建起一座烈士纪念碑,让后来人有一个更好的场所祭奠。

  

  来源:瑞金发布公众号

  

  记者:黄书文

  

  编辑:杨路英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