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人:173 7074 7966 魏老师
铁索勇士李友林
来源:红魂立德红色教育 2020.08.17

  红色教育培训

  

  红军长征“飞夺泸定桥”的故事大家都耳熟能详,84年前,在前有大渡河天险、后有国民党追兵的危急时刻,二十二位勇士临危受命,组成突击队,冒着迎面射来的弹雨,攀踏着悬空的铁索,以强攻手段飞夺泸定桥,占领泸定城,打通了中央红军北上的道路,瑞金市李友林便是其中一位勇士。

  

  “泸定桥边万重山,高峰入云千里长。”从四川安顺场出发,越靠近泸定县,地势越是险要,穿行在高山峡谷中,单边的羊肠小道蜿蜒起落,路左边是高耸入云的山峰,右边是波涛汹涌的大渡河,稍不留意就有跌落的危险。1935年,红军先锋部队就是沿着这条险路,一路过关斩将,最终飞夺泸定桥的。

  

  1935年5月26日,红一军团第一师第一团在安顺场胜利地渡过大渡河。但是,由于大渡河水深流急,无法架桥,渡口又只有3只小船,往返一次需要一个多小时,照这种渡法,全军过河需要一个多月。而蒋介石对大渡河围堵红军的作用十分看重,并决计在此消灭红军。数万红军在国民党军前堵后追的形势下,要想迅速渡过大渡河,只有火速夺下大渡河上的泸定桥。夺取泸定桥的任务交给了在长征中屡建战功的红二师第四团。

  

  5月27日清晨,红四团在团长王开湘、政委杨成武的率领下从安顺场出发,沿大渡河西岸奔向泸定桥。红军走在蜿蜒曲折、忽起忽伏的单边羊肠小道上,左边是高入云霄刀劈一样的峭壁,右边深达数丈山崖下便是波涛汹涌的大渡河,稍不小心就有掉下去的危险。但他们没有丝毫的顾虑,一边急行军一边互相激励着:“急奔泸定桥,拿下320里!”可在仅容一人通过的绝壁上穿行,还要时时提防敌人埋伏,红军第一天只走了40多公里。第二天,军委又来急电,限29日夺取泸定桥。来不及休息的红军指战员匆匆嚼把生米、喝口冷水,昼夜疾行,硬是在29日凌晨赶到泸定桥。

  

  泸定桥桥长103米,宽3米,13根碗口粗的铁索固定在两岸桥台落井里,9根作底链,4根分两侧作扶手。桥下湍急的大渡河水在陡峭狭窄的缝隙中奔腾。红军赶到时,桥上只剩下光溜溜的几根铁索,上面的木板被拆得七零八落。敌人在东桥头构筑了工事,并用重机枪、迫击炮不断向西桥头射击。危急关头,红军战士勇往直前,义无反顾,红四团从二连挑出由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组成的22位勇士突击梯队,时任红一方面军二师四团二连政治指导员、支部书记的李友林也在其中。下午4时,总攻开始。团领导在桥头指挥战斗。司号员一齐吹响了冲锋号,全团所有武器一齐向对岸开火,一时间军号声、枪声、喊杀声震撼山谷。突击队员们每人手持冲锋枪或手枪,背插大刀,腰缠12颗手榴弹,在队长的率领下冒着敌人的弹雨,踏着铁索,奋勇向对岸冲去。突击队员冲到东桥头时,敌人放起火来,东桥头顿时被熊熊大火包围,铁索被大火烧得通红。攀着炙热的铁索,李友林的双手骨头露在外面,血肉模糊,但是突击队勇士们仍奋不顾身冲进大火,穿过滚滚浓烟,展开生死搏斗,敌人最终丢桥溃逃。经两个多小时的激战,县城守敌大部被歼,剩下的人四处逃窜。当天黄昏,红四团占领了泸定城,牢牢控制了泸定桥,为红军摆脱险境杀开了一条血路。

  

  相关链接:李友林(1914~1997),男,汉族,1914年11月1日出生于江西省瑞金黄岗村,中共党员,老红军战士,正司局级离休干部。1930年参加革命,1931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红1军团第15军44师政治部文书、宣传员,2师4团团部信汇长和4团1营2连政治指导员,警备1团1营政治教导员。曾参加过水口、广昌战役。抗日战争时期,任大连市港务局水上公安局局长兼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安东军区独立3师团副政委,华北军区208师624团副政委,高射炮兵103师政治部主任。1958年从部队转业到中国科技大学原子能系任副主任,1965年3月调入综考会。历任办公室副主任、主任,1967年任革命委员会副主任,1972年任地理所党的领导小组副组长,1975年任综考会党的领导小组副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