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人:173 7074 7966 魏老师
唐义贞为革命忍将儿女寄乡间
来源:红魂立德红色教育 2020.08.14

  瑞金红色教育

  

  1931年12月30日,陆定一的妻子唐义贞在瑞金叶坪生了一个女孩,为了纪念这个革命圣地,给孩子取名叶坪。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央红军主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此时,陆定一受到“左”倾冒险主义的打击,被撤销共青团中央宣传部长职务,派到沙洲坝给中共中央机关刊物《斗争》刻钢板。

  

  陆定一的妻子唐义贞担任中革军委总卫生部药材局局长兼卫生材料厂厂长。一天傍晚,唐义贞骑马来到沙洲坝,告诉陆定一,她是前来告别的,厂里已接到随中央红军主力转移的命令,因她怀孕在身,行动不便,已被决定留在苏区坚持斗争。

  

  陆定一想到夫妻分别在即,心情极其沉重,望着挺着大肚子的妻子,想到红军大部队走后,国民党军队必定会像洪水一般地涌进根据地,扫荡清乡,血洗苏区,地主也会回来反攻倒算,党内也难保不出现叛徒,留下来的人安全是没有保障的。况且妻子很快就要分娩,在哪里分娩?生下孩子如何安置?未满三周岁的女儿叶坪该如何安置?

  

  唐义贞对组织上让她留下来坚持斗争毫无怨言,倒反过来安慰陆定一:“我已想好了抚养叶坪的办法,把她托给厂里的管理员张德万带往雩都(即今天的于都),寄养在老乡家里。张德万正直忠厚,十分可靠,平时我就经常托他照顾叶坪,叶坪经常叫她‘好妈妈’呢!他因病不能随主力部队转移,准备回老家。至于怀着的孩子出世后,我也会妥当安置,你就安心随主力部队行动吧!”

  

  唐义贞连晚饭都没有吃,便匆匆赶回厂里去了。她将旧衣裳拆了,连夜为女儿赶制出几件不同年龄段穿的棉袄,打成包袱交给张德万。同时,还留下了她的父母给她们兄妹八人每人都有的一件传家宝——一双象牙筷子,以便日后相认。唐义贞将叶坪交给张德万,委托他将孩子带到瑞金县境外的乡村,找一户可靠人家寄养,自己则随赴闽西任中共福建省委秘书长、书记的毛泽覃和贺怡夫妇转移到长汀,在汀州少共省委工作。

  

  唐义贞产期临近,组织安排邓子恢的母亲杨老太太护送,来到附近的圭田乡,安顿在曾任汀西县保卫局区队长、红军残废军人范其标、聪秀妹夫妇家中。

  

  第二天,即11月20日,唐义贞就在范家生了一个男孩,因思念丈夫,取名“小定”。范其标和聪秀妹没有孩子,产后第四天,便商定将小定送给他们夫妇抚养。唐义贞把一条毛毯、一个铜脸盆送给范其标夫妇,并用中文和俄文写下湖北武昌老家的地址,对他们说:“大哥大嫂,等革命胜利了,如果我没有再来,就说明我不在人世了,但你们也要告诉孩子,我是为革命而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