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昌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入自己的胸膛
来源:瑞金报 2019.11.05

 党性教育培训基地


  哭阮啸仙、贺昌同志

  陈毅


  环顾同志中,阮贺足称贤。

  阮誉传岭表,贺名播幽燕。

  审计呕心血,主政见威严。

  哀哉同突围,独我得生全。


  贺昌(1906——1935年),原名贺颖,又名贺其颖,字悟庵,一字伯聪,曾化名毅宇。山西离石县柳林镇(今山西柳林县柳林镇)人。贺昌是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青年运动与工人运动领袖,著名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和社会活动家。


  1934年的秋季,中央苏区比往年显得愈加萧瑟冷清,因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主力红军被迫踏上向西战略转移的漫漫征程。根据中央指示,留守这里的红军将士迅速成立了以项英为书记的中共中央分局、以陈毅为主任的中央政府办事处和以项英为司令员兼政委的中央军区,领导中央苏区游击战争。贺昌因腿伤未愈,不能远征,留下担任中共中央分局委员、中央军区政治部主任。


党性教育培训基地


  主力红军撤走后,苏区的防守力量十分薄弱,仅剩下武装力量1.6万人,伤员3万人。国民党军来势汹汹,从北、东、西三面进攻,苏区面积日减,最后仅仅剩下瑞金、会昌、于都、宁都四县交界处的“三角地区”。面对四面合围的严峻态势,原定的死守根据地的方针,非但没有扭转局势,反而让留守红军陷入困境。物资和经费匮乏,武器弹药和人员补给困难,红军力量损失严重。留守分局多次电报请示中央,因中央在长征途中而一直得不到中央的最新指示。更加糟糕的是,与湘赣、赣东北等地的联系很快也彻底断绝了。


  1935年1月下旬,国民党抽调重兵从于都、会昌两头挺进,企图将留守红军一鼓聚歼。贺昌等人敏锐意识到只有突围才能赢得一线生机。项英、陈毅、贺昌等迅速率领军区机关和部队由黄龙井塘村转移到禾丰地区。2月5日,一封“万万火急”的电报由中央书记处发来,明确指示,“分局应在中央苏区及其邻近苏区坚持游击战争”。几天后贺昌等人看到电报时万分激动,感到中央的指示与自己的想法不谋而合,立即组织开会传达。根据中央指示精神,会议决定将留守苏区的人员和武装力量兵分九路,分别向闽赣、闽西、东江、湘南、湘赣等地突围。


党性教育培训基地


  各路突围从2月底开始,因陈毅、贺昌等人是最后一路,突围时间已延期至3月上旬。为便于行军,贺昌等人将所率部队编为4个大队,准备向福建长汀地区突围。出发前,贺昌扶着摔伤的右腿,向突围的红军战士作最后的动员。他语调低沉而不失激励地说:“同志们,2月28日,我们收到中央的来电,英勇的中央红军已经攻占了贵州第二大城市遵义,并在那里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批评了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错误,也为我们今后开展斗争作出了指示。当前,我们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形势相当严峻。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为了保卫苏维埃,为了中国革命的胜利,我们要以百倍的决心和勇气,同敌人战斗到底,直到流尽我们的最后一滴血。”


  3月9日下午3时,贺昌、周建屏等人将突围部队集合完毕。这时枪声四起,形势危急,贺昌决定带两个大队先行突围,率领部队踏着泥泞的道路在山林间迅速行进。第二天早晨进入晓龙乡境内。天刚刚亮,正在抢渡濂江(安远河)的部队,就被预伏在岸上的敌人发现,遭到包围阻击。贺昌强忍伤痛,率领队伍且战且走,突围出去。突围中部队被打散,伤亡过半,贺昌重新聚拢队伍,继续前进。


  贺昌率军突围至归庄时,又重新陷入敌人的包围之中。敌人如潮水般疯狂扑来,身负重伤的他,一面组织部队凭借地形向敌人反击,一面咬着牙拼命射击敌人。眼看子弹快要用光了,在敌人向他扑来之际,他举枪将最后一颗子弹射入自己的胸膛,壮烈牺牲,时年29岁。当天下午,陈毅惊闻凶讯,顿足不已。


  贺昌为人民革命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实现了他自己的誓言。他的丰功伟绩和精神风范永远是我们党和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为纪念贺昌同志、铭记先烈功勋,1946年,建校一年的“晋绥建新中学”更名为贺昌中学。在英雄精神的鼓舞下,贺昌中学人才辈出,并先后走上报效家乡之路。